亚马逊进军游戏行业 大招频出,野心勃勃

2020-04-08 10:43:34
来源:

在进入游戏业的过程中,科技行业大佬的身影总是引人注目。比如最近,亚马逊(Amazon)就宣布了数亿美元的投入。

这家互联网巨头表示,经过冠状病毒导致的几次跳票之后,该公司投入了巨额预算的大型科幻小说主题设计游戏《Crucible》将于五月发布。亚马逊还在研发一个名叫Project Tempo的功能完善的云游戏平台,而且表示还在做新的休闲游戏,用于直播平台Twitch,可以允许观众与主播实时互动。

\

Crucible截图

自直播和电影领域之后,亚马逊在游戏行业的投入一直很大,新的云游戏平台更是对标谷歌和微软等战略竞争者。不过,业内分析师对于该公司在游戏业的未来发展并不看好。

亚马逊有多拼?云游戏、MMO和直播游戏并进

为了证明亚马逊对游戏业的专注和创始人杰夫·贝佐斯的认可,该公司将西雅图的旗舰游戏工作室命名为Relentless Studios工作室,据GameLook了解,贝佐斯最初准备为亚马逊命名、并且个人注册了Relentless.com域名,该网站目前仍跳转至亚马逊官网。

亚马逊负责游戏策略指导工作的游戏服务兼工作室副总裁Mike Frazzini说,“大的规划是尽亚马逊最大的努力投入到游戏中,我们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,但做游戏需要很长时间,我们把亚马逊很多的经验运用到了游戏研发之中”。

\

Mike Frazzini

对于这家巨头而言,潜在的几乎是可以吸引数百万人到亚马逊的服务生态系统之中。过去十年来,游戏迅速发展,已经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娱乐形式之一。

业内数据显示,2020年,全球游戏业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600亿美元,几乎是全球音乐行业(190亿美元)和全球电影票房(约430亿美元)巅峰期总和的两倍以上。如今,随着全球消费者开始居家隔离,游戏成为了更受欢迎的娱乐方式。

下个月,亚马逊不仅计划发布《Crucible》,还计划发行MMO游戏《新世界》。前者由西雅图的Relentless工作室研发,后者则是由该公司2014年收购Double Helix Games之后创办、位于加州Irvine的另一个亚马逊工作室完成。

这家位于Irvine的工作室还在研发一款基于《指环王》IP的MMO游戏,2017年的时候,前索尼在线娱乐总裁John Smedley加入亚马逊并且在圣迭戈成立了第三家内部工作室,但其新项目暂未公布。

如果《Crucible》和《新世界》两款游戏成功,亚马逊不仅可以打造游戏业务,还可以展示该公司技术工具的潜力。为进入游戏行业,该公司还专门打造了一个游戏处理引擎Lumberyard,并希望充分利用其云计算服务的能力、带来创新在线体验,比如在《新世界》里的大型多人战斗。

\

《新世界》截图

亚马逊游戏负责人是2009年由图书部门转入游戏零售部门的Frazzini先生,他很快为亚马逊发现了一个机会,将云计算服务推广给游戏开发者,并开始了自研高品质游戏的道路,他表示,说服亚马逊进入游戏研发领域的难度并不高。“所有人都知道,消费者热爱游戏,很明显这对于消费者而言是如此的重要,所以我们不得不做些事情”。

《Crucible》是一款团队战斗游戏,借鉴了来自《英雄联盟》和《Dota 2》之类的MOBA游戏元素,以便给经典的射击游戏增加更多的策略深度。负责亚马逊Relentless工作室运营的资深游戏业高管Louis Castle表示,《Crucible》自2014年诞生以来,经过了很多次的重新设计,最终将注意力放在了网络玩法和Twitch直播等功能上。

Castle先生在谈到亚马逊对于《Crucible》团队拥有大量耐心的时候说,“成千上百人的长期参与,才成就了一个伟大的产品。幸运的是,我们有一个资源充沛的母公司可以让新团队成长,并且做出一个表现力出色的游戏”。

《Crucible》原计划与上月公布并且在3月31日发布,不过,由于冠状病毒的爆发影响出行导致了营销计划的搁浅,公布日期被推迟到了4月14日。在3月23日,Frazzini、Castle和其他高管在各自家中举行了一次视频会议,并决定将《Crucible》的发行时间改到5月份。

Castle表示,延迟游戏是高管的决定,“我们只是不知道未来几周全球的形势发展如何,我们不希望给多年来一直努力工作的团队施加巨大的压力和责任,因为他们可能会和自己或所爱的人一起度过一些非常困难的时期”。

在5月份发布《Crucible》和《新世界》之后,亚马逊计划暑期在Twitch平台加入互动游戏。此前,鼠标玩观众只能看着其他人玩游戏,但亚马逊决定打破这面虚拟的墙,Frazzini说,“我们非常喜欢让主播与观众共享Twitch实时互动环境的想法”。

影响更深远的或许是亚马逊云游戏平台Project Tempo:通常支撑一款游戏的算力往往发生在玩家的主机、电脑或者移动设备上,但通过云服务,这个处理过程将在数据公司完成,这就可以让玩家不用下载就能用低端设备体验游戏。

去年,谷歌宣布了首个云平台Stadia;2月份的时候,显卡巨头Nvidia宣布了云游戏平台GeForce Now;微软也在研发自己的云游戏平台,叫做Project xCloud。

游戏高管和分析师此前也在猜测亚马逊正在做级的云游戏服务,熟悉Project Tempo的消息人士透露,该公司希望今年推出一个早期版本,但考虑到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,正式发布可能会推迟到2021年。

亚马逊进军游戏业的困难:创新内容是最大障碍

尽管这家零售业大亨野心勃勃,但分析师们怀疑这种投入能否带来持续影响。

\

近些年来,得益于一系列的页游和手游产品,亚马逊在游戏行业占据了一席之地。然而,DFC Intelligence分析师David Cole表示,亚马逊想要在游戏里领域成功,还面临很艰难的挑战。

他说,“2012年的时候,DFC Intelligence曾发布一个报告称谷歌、亚马逊和苹果是主机游戏业务最大的威胁。数年之后,这些公司的做法与我们想象的有很大不同。微软曾说谷歌和亚马逊是巨大的竞争对手,不仅给索尼和任天堂竞争,还计划在多个平台提供服务”。

从谷歌Stadia的推出来看,考虑到大型科技公司的能力,Cole预测他们进入游戏行业的悲观态度很容易被证明是正确的:去年11月发布之后,云游戏平台的起步遭遇了很大的阻力。自此之后,谷歌通过在Playa Vista开设内部研发工作室的方式希望长期支持Stadia的发展,招揽了一些高品质独立游戏作为独占,并且发布了自发行平台,旨在吸引独立游戏领域更多的同行。

表面来看,Amazon将在游戏领域带来巨大的影响,毕竟它已经有了很庞大的用户基础(Prime注册会员1.5亿),该公司还持有Twitch平台,后者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仍是全球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。业内分析师预测,该公司很有可能将Project Tempo与亚马逊Prime会员绑定,毕竟Prime 音乐和视频业务已经这么做。然而,Cole表示这种可能性不大。

他说,“亚马逊有很大的用户群,但在各个平台却没有谷歌或者苹果这样的影响力。微软的案例证明,在操作系统拥有庞大的用户群并不能给游戏销售带来巨大的优势。Prime会员的问题在于,他们更多的是硬件的用户群,而非云游戏平台,后者对用户而言是次要的功能。或许亚马逊可以帮助带来跨平台玩法,但这很困难”。

Ampere Analysis调研总监Piers Harding-Rolls对此也深表认同,“通过Twitch平台,亚马逊有很广泛的游戏用户群,但我期望内容订阅服务将成为云游戏市场的主导模式,打造一个内容订阅服务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努力。如果你是第一方独占内容可以带来很大的帮助,亚马逊想要带来很大的影响仍需时间”。

\

Harding-Rolls表示,“在游戏层面,亚马逊的能力与谷歌有很大的相似性,两家公司都有很强大的云服务设施,为游戏领域提供端对端解决方案和工具、运营大型在线直播平台,对云游戏投入很积极而且都在打造第一方工作室方面投入巨大努力。亚马逊在游戏价值链的各个领域都有很多需要竞争的组成部分,但和谷歌一样,它缺乏像微软或索尼这样的深度内容产品链”。

Cole认为,苹果比谷歌更适合承担科技公司进入游戏业务的典型案例,“苹果公司的Apple Arcade令人印象深刻,这是一个低调的项目,实际上试图为游戏行业做一些新的努力,并且希望服务于独特的用户群。我并不认为谷歌或者亚马逊能够带来一些全新事物,他们基本上都是在抄袭此前已经有过的东西”。

亚马逊还需要克服的一个困难是冠状病毒的爆发,据纽约时报透露,COVID-19导致了Project Tempo的发布,整体而言,由于疫情爆发,整个游戏行业都在面临远程工作的压力,导致了很多大作产品的跳票,比如《无主之地3》和《最后生还者2》。

亚马逊的游戏业务已经存在了六年,但它似乎受到了物流的影响,去年7月份,亚马逊游戏工作室裁掉了10名员工,发言人表示此举是为了适应游戏制作进行的结构调整。另一方面,亚马逊招聘了IGDA前执行总裁Jen MacLean和《无尽的任务》共同创作者John Smedley等资深人士。

从大的方面来看,Cole表示亚马逊在游戏行业的未来并不乐观,“整体来说我们对谷歌和亚马逊在游戏业成为顶级公司的前景不看好,他们投入了大量资金,开启了很多项目,但很多时候都是在碰运气”。

理论上来说,亚马逊和谷歌在科技行业很有实力,因此进入游戏业有比较大的优势,两家公司都有很强大的云服务能力,但我们仍未看到实际的项目。亚马逊对游戏业的目标很高,但或许仅止于此,未来几个月或几年内,这个领域的变化值得期待,尤其是科技领域遭受疫情影响之后,也需要时间恢复。